首頁 > 問與答
問與答
棋牌游戏爷们!泰达旧将愿赌服输徒步暴走80公里兑现
硬汉托夫丁

  文章来源:体坛新视野

  北京时间今天凌晨,丹麦超级联赛进行了常规赛第 20 轮的争夺,联赛领头羊中日德兰在主场以 1 比 3 不敌奥胡斯。比赛开始之前,曾在天津泰达效力的丹麦前国脚托夫丁兑现了自己的承诺,他从自己在丹麦奥胡斯维比区的家中出发,徒步行进超过 80 公里,终于把比赛用球带到了位于海宁的中日德兰主场 MCH 竞技场。

  50 岁的托夫丁为什么要开启一段超过 80 公里的徒步之旅?关于这件事,我们在昨天的推文《愿赌服输!泰达旧将说走就走!》(点击标题可跳转至文章)中已经为您进行了详细的介绍。简单来说,就是上轮丹超联赛中日德兰客场挑战布隆德比赛前,作为 TV3 电视台特约评论员的托夫丁宣称,如果这场比赛中日德兰战胜布隆德比,他将从家乡奥胡斯出发,徒步走到海宁的 MCH 竞技场,整个行程超过 80 公里,而且托夫丁还保证会在中日德兰主场与奥胡斯比赛开打前将比赛用球带到球场。结果,中日德兰 2 比 1 战胜布隆德比,托夫丁必须履行自己的承诺。

  从海滨城市奥胡斯走到内陆城市海宁,托夫丁对自己的徒步之旅进行了周密的规划:周四走 26 公里,周五走 40 公里,周六休息一天,周日走完余下的 15 公里。在前两天徒步行进的过程中,托夫丁感受到了丹麦内陆的严寒,尽管他用帽子遮住了耳朵,穿上了厚厚的御寒衣,但这位硬汉还是感到自己有些冻透了。不过,托夫丁的心里却是暖暖的,当他经过伊卡斯特广场时,热情的粉丝们把热饮和食物递送到他的手中。

  周五的行程长达 40 公里,占托夫丁这次徒步之旅总行程的一半。面对艰苦的行程,托夫丁硬是咬牙坚持了下来,他从白天一直走到深夜,终于走完了 40 公里。在当地报纸《Ekstra Bladet》开设的专栏中,托夫丁写道:“我现在感觉浑身酸痛,我的脚和屁股都很疼,不过我仍在兑现我的诺言。我的手机总是响个不停,我的 Facebook 主页上满是留言,媒体对此事充满了热情,但我担心留给我的时间不够,我总怕我走不完这段路,但现在好了,距离海宁只剩下 15 公里了,我有大把的时间,而且还可以好好分析一下这场比赛。”

  周六,托夫丁休整了一天的时间。周日是中日德兰与奥胡斯的比赛日,托夫丁早早启程,而他不再是独自前行,一位强有力的伙伴出现了,他就是中日德兰俱乐部聘请的丹麦名人、特种部队陆军退役军官 BS·克里斯滕森(曾任丹麦盛宝银行自行车车队拓展训练指导),克里斯滕森的任务就是在最后一天的行程中对托夫丁进行户外指导。“毕竟托夫丁随身带着比赛用球,我的任务就是陪他一起完成最后一天的行程,在这个过程中不断激励他。我带了很多高能量食物和一些开水,这样当他身体感到冷的时候,他能及时获得‘军需补给’。‘’ 克里斯滕森的出现让托夫丁来了精神,当报道此事的记者问他,有什么外在因素会阻止他完成行程时,托夫丁不忘拿自己的新伙伴打趣,“如果我被枪击中的话,那行程恐怕就要中断了,不过有克里斯滕森在,他会保护我的。”

  与前两天的行程相比,周日 15 公里的路程对托夫丁而言显得较为轻松,再加上经过一天的休整,这位硬汉的体能状况得到了极大的改善,话也逐渐变多起来,“尽管很多人都夸我了不起,但实际上我并不认为自己做的事情有多么特殊,任何人都能完成这件事。我现在感觉很好,就像参加环法自行车赛一样,当你完成了一个爬坡赛段的比赛后,你肯定需要一天的时间来进行恢复。这是一个好主意,我要用我的表现证明自己和当初参加 2002 年韩日世界杯时一样犀利,要知道当年我可是拥有六块腹肌的。”

  最后一天的行程,托夫丁和克里斯滕森玩起了自拍。

  为了让托夫丁放弃自己的计划,中日德兰俱乐部总监克拉斯·斯坦因曾开出两大极具诱惑力的条件:第一、如果托夫丁选择放弃,那么将有赞助商为他负担未来两年的家庭开支;第二、如果托夫丁选择放弃,那么另一家赞助商将向他支付 25000 ,明升体育;丹麦克朗(约合 26090 元人民币)的费用,并派车将他送到 MCH 竞技场。对此,托夫丁表示:“我不会被诱惑的,完成徒步行进 80 公里的目标不可动摇。”

  在克里斯滕森和沿途球迷的鼓励下,托夫丁于丹麦当地时间 12 月 15 日下午 16 点 30 分到达了 MCH 竞技场外,他在规定时间内完成了徒步行进 80 公里,将比赛用球顺利地带到了球场,也兑现了自己此前说过的话。在 MCH 竞技场外,迎接托夫丁的是中日德兰和奥胡斯的球迷,他们把掌声和欢呼声都献给了这位愿赌服输、言出必行的丹麦前国脚。完成这次艰辛的挑战后,托夫丁也不忘幽默一把:“我现在可以放心地说,如果中日德兰击败奥胡斯,那么我将在下次中日德兰做客奥胡斯时,从我家走到奥胡斯的主场。”说罢,托夫丁开怀大笑。对于这位丹麦前国脚来说,这是一次令人激动的旅程,也是一次与众不同的人生体验。

  也许是受到了托夫丁徒步 80 公里的鼓舞,客场作战的奥胡斯尽管被中日德兰先进一球,但凭借对手的乌龙大礼,以及索尔斯坦松和布卢姆的进球,最终以 3 比 1 逆转取胜,送给领头羊中日德兰赛季第二败。获胜后奥胡斯排名积分榜第三位,将自己对第四名布隆德比的领先优势扩大至 4 分。奥胡斯客场击败联赛领头羊,托夫丁这 80 公里路算是没白走。

  尽管因打赌输了,不得不进行这次徒步 80 公里的挑战,但托夫丁并非每次预测都那么“不靠谱”。今年 8 月,他在接受苏格兰媒体采访时,就表示非常看好杰拉德率领的格拉斯哥流浪者队在欧联杯资格赛第三轮两回合比赛中淘汰中日德兰,托夫丁认为格拉斯哥流浪者队实力本就占优,而且他们还拥有先客后主的优势。最终,托夫丁预言成真,格拉斯哥流浪者队两回合 7 比 3 大胜中日德兰,晋级到下一轮。

  至于 “言必出,行必果”,则是托夫丁一贯的风格,同样是在今年 8 月,托夫丁接受了友人 Signe Vadgaard 的邀请,成为第 18 位 “冰人挑战” 的参与者。“我并非凡事都答应,但当 Signe Vadgaard 向我发起邀请的时候,我站在阳台上,感觉室外温度足足有 40 度,当时我就想,如果有个盛满冰块的冰桶让我跳进去,那应该会很爽。 ”所谓的“冰人挑战”由安德斯·霍夫曼·劳森(Anders Hofman Laursen)发起,参与挑战者要脱掉衣服,fun88,将自己置身于一个盛满冰块的垃圾桶里。劳森想通过这个挑战活动来激励他人遵循自己最疯狂的梦想,并相信自己一定能行。不过当托夫丁来到哥本哈根后,他发现这里的气温要比家乡奥胡斯低不少,在这种天气下完成“冰人挑战”变得十分困难,但托夫丁还是进入了盛满冰块的垃圾桶,他感到非常难受,尤其是手指冻得很疼,不过在挑战的过程中,托夫丁还是展现了非凡的毅力,他足足坚持了 8 分 10 秒。

  尽管托夫丁仅仅在泰达队效力了半个赛季,但是天津球迷并没有忘了这位绰号“屠夫”的丹麦中场悍将以及他标志性的“手榴弹”界外球。2003 年 7 月份,托夫丁拒绝了一家德甲俱乐部的邀请,选择在赛季中期加盟天津泰达。

  在为泰达效力期间,托夫丁与卢欣组成了“光头组合”,两人在场上还曾通过一次漂亮的配合上演破门得分的好戏。2003 年 8 月 ,泰达客战重庆,比赛第 17 分钟,托夫丁在边线处掷出“大力手榴弹”,助攻埋伏在后点的卢欣成功破门,这一球至今为津门球迷津津乐道。

  那场比赛,泰达队最终以 1 比 0 力克重庆队,从大田湾带走三分。赛后接受采访时,托夫丁说道:“卢欣是一名非常优秀的球员,他总是能在边路找到恰当的位置,所以我会毫不犹豫地给他传球。而且不要忘记,我们俩有着一个共同的特征———光头。”言罢,托夫丁不自觉地用粗壮的大手摸了摸自己的光头。

相关的主题文章:
LineID